陕西咸阳乾县注泔镇注泔村
本站网址:
517804.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本村动态

看”枫桥经验“五十五载如何迭代升级

发布时间:2018-11-10 20:32:19     阅读:47 举报

看”枫桥经验“五十五载如何迭代升级

2018-11-10 09:12|作者:李秀萍|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分享到:

  五十五载坚守为民真谛

  ——浙江省迭代升级“枫桥经验”创新基层治理纪实

  图为嘉善县洪溪村康庄公路村务公决现场。

  资料图

  本报记者李秀萍

  当记者一行奔走在之江大地实地探看当地迭代升级“枫桥经验”创新基层治理的样本,从金衢盆地到浙北平原,自西南而东北连续一周之后,站在浙江省嘉善县天凝镇洪溪村,目睹恬静宜人的“小桥流水人家”,直观领悟到“枫桥经验”大道至简,五十五载历久弥新,有效助力乡村善治的真谛在于:为了群众,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服务群众。

  为了群众:民惟邦本

  大浪淘沙,在时光的河流里,最终能刻下印记的人事代谢终究罕有。肇始于浙江省诸暨市枫桥镇的“枫桥经验”,由于深刻影响一个国家基层治理理念与技术的流变,无疑算得上一个。那么,拂去时代风烟,“枫桥经验”半个多世纪历久弥新,到底精髓何在?

  满树繁花照眼明,是记者一路见证浙江各地在党建引领下探索、创造新时代“枫桥经验”的最深感受。在绍兴,这是大力发展社会组织、密切联系群众的多元调解纠纷解决机制和帮教工作传统;在衢州,这是建民情档案、定期沟通民情、为民办事全程服务的“三民工程”;在金华,这是率先深化完善村务监督制度的“后陈经验”;在湖州,这是坚持生态文明建设、助力乡村善治的“两山理论”与“乡贤参事会”;在嘉兴,这是以自治内消矛盾、法治定分止争、德治春风化雨的“三治”融合模式;在台州,这是以绿色公约、绿色货币、绿色调解为内容的美丽乡村治理“三绿”模式;在丽水,这是党员干部积极绘制“民情地图”,立体化服务群众不离心;在宁波,这是茁壮成长的第三方医疗纠纷调解“宁波解法”;在温州,这是打通基层治理“最后一米”的“全科网格”建设;在杭州,这是互联网之都探索大数据时代的“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在舟山,这是以“连队化+科技化”管理创建和谐大工地的海上“枫桥经验”……

  浙江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昌荣专题调研过浙江新时代“枫桥经验”是如何炼成的。在他看来,党建引领是“枫桥经验”的政治优势,总结、提升、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必然要固本强基。同时,务必牢记“为了群众”是一切的出发点,更是“枫桥经验”万变不离其宗的根本要义。

  诚如斯言。浙江省龙游县司法局经济开发区司法所负责人方颖用一个事例,讲述了当地从群众不满意的地方入手,践行新时代“枫桥经验”的故事:2018年7月,开发区内金星大道实施道路景观提升工程,其中一个路段拟将路旁道路斜坡改造成阶梯确保行人安全。没曾想司法所接到路旁商铺业主投诉,反映说道路改造成阶梯将影响店面生意,而路面安全问题可通过划定停车位解决。司法所及时对接,并协调召集论证,规划部门最终接受业主建议。

  见微知著。这样的故事只是龙游县近年总结、提升、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的一个缩影。2012年以来,该县通过升级村规民约、制定居民公约、独创企员共约,不断适应时代要求,解决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如今全县262个行政村村规民约全面升级,每月“无矛盾纠纷上交村”达到240多个。

  归根到底,新时代“枫桥经验”的精神实质,就是解决好群众最盼、最急、最怨的突出问题,在加强与群众的沟通联系中增进与群众感情,在真心为群众办实事、解难事中赢得群众信任,在维护群众权益中获得群众支持。

  发动群众:民力无穷

  提起浙江省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如今广为人知的就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的发源地。漫步余村,记者被村务公开栏“民情回音壁”里一张张民情回应书所吸引,五张回应书里清楚载明针对问题给出反馈的时间均在当日或次日。对此,村委会主任俞小平把及时回应归功于村里遇事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的传统。

  民心可嘉,民气可鼓。传承“枫桥经验”精髓,余村人十多年前发动群众,达成民主决策,关停了矿山和水泥厂,走上生态文明建设之路。十多年后,余村人又发动群众献计献策,以锣鼓和鲜花成功取代烟花爆竹,实现禁售禁放,并将“双禁”写入村规民约。余村人的这一项先行先试,后来复制推广到天荒坪镇11个村,实现全域“双禁”。

  跟余村的治理实践异曲同工,浙江省桐乡市高桥街道越丰村也是坚持问题导向,发动群众、信任民智,走上“三治”融合之路,催发新时代“枫桥经验”的又一朵并蒂花开,探索出“大事一起干、好事大家判、事事有人管”的乡村善治新路径。

  肇始于越丰村的浙江省第一个村级道德评判团,目的在于让群众自我教育、自我管理。在此基础上,高桥街道后来带头组建“一约两会三团”,作为推动“三治”融合建设的有效载体,“一约”是指村规民约,“两会”指百姓议事会和乡贤参事会,“三团”则是百事服务团、法律服务团及道德评判团。如今,“一约两会三团”已成为嘉兴市总结、提升、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创新基层治理的“金名片”,引领乡村治理从“为民做主”向“由民做主”迈进。

  “知屋漏者在宇下”,群众首创是“枫桥经验”的动力源泉,总结、提升、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更要始终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尊重群众首创精神。

  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的纺织和服装业闻名全国,仅下属的织里镇纺织服装企业就超过1万家。在这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口只有10万人左右,而外来人口高峰时超过30万人。吴兴区依靠群众并充分发动社会力量参与其中,在政府与新居民之间搭建桥梁纽带,塑造出一支“平安大姐”志愿者队伍。

  全年无休的“平安大姐”志愿者团队,系由来自全国12个省(区、市)的23名女性新居民组成,自2015年年底成立以来,已化解矛盾纠纷600余起,成功率95%。

  深秋时节,记者在“平安大姐”社会工作室见到了徐维笠、胡艳杰、马玉兰等多位“平安大姐”。来自河南的胡艳杰回忆起2016年12月她参与调解的一起劳资纠纷,当时一位服装厂老板经营不善,拖欠33位工人45万元工资,接到工人求助后,她和其他几位“平安大姐”经过数日短信、电话沟通,终于让劳资双方接受面对面调解,并说服老板多方筹款发放工人工资。

  “平安大姐”并非一枝独秀。事实上,就发动社会力量、动员群众组织投身基层治理而言,浙江省走在全国前列,全省社会组织从2007年的2.4万个增加到2017年的5.1万个,十年翻一番,平均每万人拥有社会组织数达到9.2个。在衢州有“邻礼会”以礼促治、以礼睦邻;在柯城有“红色物管联盟”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在德清有“德清嫂”美丽家园行动队、“新财富”兴业帮扶指导队、“老娘舅”平安工作队各司其职;在桐乡有“乌镇管家”解纷争、报险情;在诸暨有“红枫义警”夜巡参与平安建设;在杭州有“武林大妈”穿街走巷护平安……数不清的志愿者队伍,奔波在乡村治理第一线,凝聚群众智慧,“中和民意以安四乡”。

  依靠群众:化民易俗

  从治村之计到治国之策,是对浙江省武义县白洋街道后陈村首创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的客观评价。

  20世纪90年代末,后陈村从全县闻名的“红旗村”一路退化为“问题村”。问题倒逼改革,2004年6月,全国首个村务监督委员会在后陈村挂牌成立。自那以后,后陈村健全党建引领下的村务监督机制,推行村务监督“双述职两反馈”、村务工作月报等制度,有效提升基层治理水平。2010年,“后陈经验”被写进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务监督委员会,这项创新发展“枫桥经验”的乡土发明,自此正式成为新时代乡村治理的标准配置。

  武义县顺势而为,深化“后陈经验”,将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向其他领域延伸,全面推行居务、校务、院务、企务监督制度,实现城市社区、公立学校、公办医院、国有企业监督委员会全覆盖,成就新时代“枫桥经验”独树一帜的又一浙江样本。

  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实现从乱到治的浙江村庄,并不光是后陈村。嘉善县天凝镇洪溪村,也曾是当地出名的“上访村”,10年换了5任党支部书记。

  陈俐勤,人如其名,伶俐又勤快。这位洪溪村党支部书记,最初是被村民公推直选出来的女支书。她上任后,洪溪村成立村民议事会,推行“重大村务决策公决”。经过几年励精图治,洪溪村成为“有事大家商量,商量好了一起干”的“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该村另一创举在于“文化活动创造文明幸福生活”,组织队伍开展群众文体活动,打造“洪溪篮球”和“辣妈宝贝”两张道德名片。一点一滴润心田,硬是把昔日上访带头人转化为村里的文艺骨干、“和事佬”。洪溪村民打着篮球、跳着舞,心气慢慢聚起来了。

  浙江省德清县雷甸镇中兴社区成立于2016年,是该县最大的农村社区,由原洋北村整村和其他4个村的部分拆迁组以及原居委会合并组成,人缘、血缘、地缘关系复杂,仅靠村“两委”开展社区治理及公共服务难度很大。

  为此,2017年2月中兴社区党委在原洋北村乡贤参事会基础上,新组建了中兴社区乡贤参事会,下辖5支乡贤服务队。乡贤参事会自成立以来,已开展各类活动28次,服务30余次,服务人数达3000多人次。

  今年10月24日,记者一行目睹了德清县人民法院雷甸镇中兴社区法官工作室采用乡贤参与调解的方式,成功调处一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依靠乡贤群众,调处矛盾纠纷,实现移风易俗,获得肉眼可见的效果。

  “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依靠群众新风育民的尝试,在浙江的沃野乡间花开遍地,早已成为各地总结、提升、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的德润人心版。

  服务群众:民心可固

  提起“村情通”服务群众的便捷高效,浙江省龙游县模环乡许家村网格员吴燕飞的话头就收不住。无独有偶,该县湖镇镇地圩村网格员童英琦也是一样滔滔不绝。

  的确,在龙游县,“村情通”微信公众号真的很火,七成以上农村群众微信关注,持续关注人数逾20万人,覆盖全县262个行政村,基本实现村村通、户户联。有了“村情通”,村民办事“最多跑一次,跑也不出村”。

  “村情通”从草根创新一跃成为基层治理的掌上法宝、群众参与的便民神器。龙游县及时升级优化系统,后来更扩展融合成覆盖全县域的“龙游通”,无缝对接“全科网格”团队。

  至此,龙游“村情通”以其创新基层治理智慧系统的鲜活实践,趟出一条低成本、可复制、可推广的基层共建共治共享治理之路。及至如今,基层治理的智慧化、信息化建设在衢州全域更是遍地开花,每一个县市的智慧治理系统,无不融合“最多跑一次”改革以及衢州“三民工程”和“全科网格”等新时代“枫桥经验”创建成果。

  基层治理智慧系统的神通广大,离不开训练有素的“全科网格”团队建设。据统计,浙江省共划分7.08万个网格,配备专兼职网格员23.4万人,日均发现上报基层治理“四平台”(即综治工作、市场监管、综合执法、便民服务)分流办理的事项达3.8万起,绝大部分事项解决在镇村两级。

  伴随环保、安监、消防等各类社会管理服务事项统一纳入一张网,“全科网格”对基层网格员提出更高要求,浙江省湖州市委政法委、吴兴区委政法委因此共同创建了全实景平安实训基地。吴兴平安实训基地不按常理出牌,实物还原重建基层实际工作中最常见的7大监管领域12个工作场景,预设208个典型性常见安全隐患,帮助基层网格员快速掌握发现问题、服务群众的专业本领。

  在浙江省安吉县余村村委会大楼前,静静伫立4块石碑,分别镌刻:民主余村、平安余村、法治余村、幸福余村。漫步全村,文化长廊、农户围墙、路边长椅等处,也举目可见法治漫画、法治谜语等,余村人就用这样朴素直观的方式昭告世人:靠什么守住绿水青山?说到底,只有民主法治才能绘就山青水绿和美画卷。

  早在1996年,余村因为开矿,村集体经济殷实,村干部经常遇到合同上的问题,就聘请本村律师李芳担任村级法律顾问,余村因此也成为安吉县最早聘请法律顾问的行政村。村委会主任余小平介绍说,这些年余村干群对法律服务的需求,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过去最常见的是婚姻家庭纠纷、劳动争议、土地纠纷等,如今最常见的则是旅游纠纷,甚至还涉及了知识产权纠纷。纠纷类型的演变,折射出余村群众法律意识的不断提升和对法律服务的需求变化。

  在余村党群服务中心的墙上,记者发现安吉法院“两山”巡回法庭的牌子,余村人已经迎来基层治理的司法便民利民新时代。用余村党支部书记潘文革的话说就是,“法律顾问、巡回法庭都是推动余村和谐发展的重要力量,通过他们及时参与村务决策合法审查、合同风险防范、矛盾纠纷法律把关,余村人一步步学会用法、习惯用法,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已经成为干群共识。”的确,新时代余村人践行‘枫桥经验’,赋予了更多法治内涵……

  回顾“枫桥经验”在浙江的55年发展历程,正是一个由点及面辐射带动的过程。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吴越大地乡村善治迭代升级,总结、提升、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各地皆有妙招。“枫桥经验”根深叶茂,老树开新花,宛如之江沃野枝头犹存的三秋桂子,凝香芳自远。

网友评论: